多大级别的公务员才算得上是,教育怪象太幽默

扬州市育才高级中学的学生,班委实行轮岗制,每个学生都可以当班长;为了加强管理,实行岗位责任人制度,班级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劳动岗位。此举引发争议,正方认为如此做法可增强学生自我管理能力,反方则认为缺乏竞争,不利于学生成长。

公务人员一般就被认为是搞政治的,他们自己当然也就这样给自己定了性,虽然我们真正得以从政的人选被限制了,可以自称“从政”的人群却被扩大了。

我以为,在学校中出现这种怪现象实在太幽默了。首先,它不仅说明少数学校将“官本位”思想强加给每个学生,而且也反映了学校懒于管理的教育体制。因为学生毕竟以学业为主,不可能要求他们都能够自觉控制自己的行为。何况,仅仅依靠学生凭借官衔自律是远远不够的,而学校依赖“小衙内”来束缚学生则显得期望值太高。

最近,“从政”这个词被运用的很广泛,一个副科级的副乡长可以洋洋自得地对自己的“从政”经历侃侃而谈,一个县公安局的副局长也能在酒桌上眉飞色舞地说起“从政”的业绩,甚至,一个刚考上公务员[微博]没两年的小科员也可以在跳槽之后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对他所谓的“从政”生涯进行冷嘲热讽式的批驳。

其次,学生不做官难道就不应当承担责任吗?如果依靠官衔刺激一个孩子的责任感和上进心,那么这个激励机制就实在显得太脆弱无力了。因为,现实社会中,绝不可能人人都能做官,但却是事事得有人管。当他们历经仕途坎坷,难免在理想与现实的落差面前灰心和失望。

然而,到底何为从政?这看似简单的两个字真的对以上这些人都适用吗,其实并不尽然。

记得拿破仑说过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绝不是好士兵。”李鸿章也说过:“每个人都有当领导的能力,每个人天生都有当领导的本事。”诚然,在学校里,我们不希望每个学生“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让学生有一点做官的经历,培养他们一点管理能力和组织能力,锻炼他们的协调能力和处事能力未尝不可。但机会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与其给他们每个人发放“委任状”,还不如让他们积极参与公平竞争,依靠自己的能力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

要理解何为现代意义上的“从政”,首先我们要理解的是何为“政治”。中国古代就有政和治的概念,当然这与西方以及古希腊的“政治”含义完全不同,很大程度上政治只是一种君主和大臣们维护统治、治理国家的活动。中文里现代的“政治”一词,来自于日本人翻译西方语言时用汉字创造的相同的“政治”一词。当英文Politics从日本传入中国时,人们在汉语中找不到与之相对应的词。孙中山认为应该使用“政治”来对译,认为“政就是众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之事,就是政治。”而按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的概括来说,政治的核心是政治权力,其中心问题是国家。

事实上,人为加封的“小衙内”注定只能风光一时,当学生步入社会后,社会分工和所处的角色必然有所不同。他们还会面对社会上各种各样的竞争机制。到其时,完全不可能让每个人重温“官梦”,当权力昙花一现之后,空余的更多的可能还是失落。

理解了“政治”的含义,再来讨论“从政”也就变得轻松起来。从政是指从事行政领导或者管理工作,并在工作的过程中,可以以政治权力贯彻落实自己的社会理念。说得更简单一点,就是在行政岗位当领导干部,这里的“领”是指带领大家工作,“导”是指对工作进行大政方针以及原则上的引导、指导。这样理解的话,而在中国现代的政治体系中,至少要到厅级(地级市委书记市长),甚至是副省级才能真正说得上是从政。而如果更进一步被称为政治家的话,则至少是副国级才可。

美国著名成人教育家卡耐基在《成功之路丛书》写到,在工程学界最成功的人,不是对工程学懂得最多的人,而是一个拥有专业知识,加上能够表达自己的意念,并善于做人处事、领导和鼓舞他人的人。因此,作为教育部门切不可让不良的“官本位”思想污染了校园的清新空气,而要让每个学生发挥各自所长,各谋其位,何况并非所有的学生都想当官呢。

那么到底为什么这些副科级的甚至股级的公务员都认为自己是在从政呢?这其中有客观的原因,也有主观的。

首先,这其实和我国国内的制度是有一定联系的,在西方,从政者就是指国家最高领导人、各地民选领导人与议会议员,他们才是真正“搞政治”的,被称为政治家或政客。你且看西方的总统和议员们没有几个是从股级公务员做起的,他们之前可能是商人,也可能是律师之类的专业人士,然后有一天突然就去竞选议员或者州长,从此踏上了从政之路,而西方的一般公务人员则完全不能称为从政的人。

但在我们这儿,行政单位中的一把手几乎都是从公务员中挑选的,从政的唯一途径就是进入体制,当公务员!因此公务人员一般就被认为是搞政治的,他们自己当然也就这样给自己定了性,虽然我们真正得以从政的人选被限制了,可以自称“从政”的人群却被扩大了。

主观的因素则要因人而异。有可能只是对目前碌碌无为工作的不满,所以想要给其下一个并不符合但是显得高大上的定义;有可能是一腔热血的青年人对从政怀揣着渴望,希望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也有可能只是更为简单直白的自吹自擂,以此提高身价表示不凡……这些主观因素并不在我们分析的范围内,具体问题需要具体分析。

然而,在我看来,出现这种情况最为主要的原因应该是我国自古以来的“官本位思想”。我们很难将其简单地定性为主观或是客观,这个原因应该是由两者交杂而成的。“官本位”是一种以官为本、以官为贵、以官为尊的价值观,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文化使这种思想深入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甚至可以说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当然,是糟粕的一部分。

以“官”的意志为转移的利益特权、“唯上是从”的制度安排、以“官”为本的价值取向、以是否为官和官职大小评价社会地位的衡量标准,这些都是“官本位”的内容组成部分。将自己的日常工作“夸耀”成从政,这无疑是将自己放在了领导者的位置上,或者说,官的位置上。这其中隐隐透出的是一种对政治权力的渴望,这还是美化后的说法,更通俗一点,这就是对升官的渴望。至于升官是为了发财,还是为人民谋福祉,细思极恐,不可说!

太阳集团,“官本位”思想下的公务人员普遍认为“做官才有出息、从政才是本事”,可能在他们看来,自己的工作就是升官的阶梯,这样他们把工作称为从政也是有理可循的,因为这就是他们向组织伸手要官的筹码罢了。

“官本位”思想自有其生长的土壤和气候,有其漫长的历史原因,但是无论如何,在倡导政治文明的今天,这无疑是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应该随着封建社会的消亡一起被扫进垃圾堆,这是时代的需求与呐喊。那些职位卑微的公务员把自己当作从政不过是自欺欺人、自我麻醉罢了。

本文由太阳集团发布于考试,转载请注明出处:多大级别的公务员才算得上是,教育怪象太幽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