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中小学生暑期课业负担问题追踪,暑假成中

  ■“新华视点”记者 刘敏 章苒 沈洋

中新网北京8月16日电 中国各地中小学7月相继迎来暑假。夏日炎炎,本是休养之期,但街头仍能看到不少背着书包、到处奔波的孩子们的身影,为了小升初考试、中高考[微博],他们到各种各样的补习班“充电”。教育部门虽多次发文强调减负,但现实的课业负担让学生们倍感压力,减负无异于加压。

  刚刚结束的暑期对于一些中小学生而言,也许是轻松愉快的,而对另一些学生而言,却是紧张而忙碌的,仿佛暑假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由于暑期作业、课外辅导班等接踵而至,让不少“被绑上战车”的孩子身心疲惫。

  暑假成“第三学期” 作业大增补习加码

  作业负担重 题海茫茫

“这个暑假,我不是在补课,就是在补课的路上。我有六七个补习班要上,像语文、数学、英语、舞蹈、钢琴。”说起暑假,陈熙的脸上闪现出一丝不快。此外,学校还布置了各式各样的作业:英语数学卷子,预习英语单词、语文词语、听写,10篇作文……不少学生反映,今年学校留的暑期作业依然很多,加上家长[微博]报的课外补习班,将面临双重压力,暑假俨然成为“第三学期”。

  这是北京市一个“小升初”学生的暑期作业“账单”:

由于存在升学压力,一些家长主动给孩子“加码”。媒体报道,武汉一位年轻妈妈近年累计花费近12万元,先后为5岁半的儿子报了17个培优班。在北京市海淀区某小区内,记者看到,一栋住宅楼内张贴了近10家培训班、夏令营招生广告,名校名师一对一、课外活动丰富、手工小组、英文原声电影赏析……培训班为吸引生源,“卖点”颇多。记者随机选择几家机构进行咨询后,发现一些培训班、夏令营的开销惊人。

  语文、数学、英语近200套习题,每套平均用时1小时;以上主课各一本暑期作业,完成一本约需半个月;8篇作文,平均每周2篇多;2篇读后感,每篇需引用6处原文;参观一处人文场馆,写一篇考察报告……

据一家培训机构招生负责人介绍,前来报名的孩子基本上都同时参加多个培训班,有的孩子一天要辗转去三四个地点上课,最多的一个孩子甚至同时报了6个培训班。一位小学四年级的学生称,她这个暑期至少要上六七个补习班,游泳、钢琴、英语、朗诵班……在满满当当的暑期“培训计划”重压下,她甚至觉得自己得了“暑假忧郁症”。然而,价钱高昂的培训班,似乎成为中国家长“花钱买放心”的唯一办法,既解决暑期孩子“无处安放”的尴尬处境,又能让其抓紧假期时间“充电”。

  今年12岁的宋晓宇这个暑期过得并不轻松,为完成以上作业,他每天朝九晚五地跟妈妈一起去单位“上班”,有时晚上还要“加班”。日记里,晓宇郁闷地写道:“作业太多,真没意思。”

部分学生反映,学校今年布置的暑期作业确实减少,花样却在不断翻新:“语文,读四大名著任意一本并写3篇读后感;英语,除做6套卷子外还要交十篇英文日记;数学方面,数列、三角函数、函数不等式各做30道大题。”这是一位高一学生的暑假作业清单,教育界人士表示,现在孩子的暑假作业比30年前至少增加三倍。

  近年来教育部门“减负”文件和通知频出,对学期内学生作业量和上课时间作了严格规定。然而,学校方面总有办法增加学生的学习时间,至于寒暑假期间该给学生布置多少作业,老师自主性比较大。

教育部门多次发文 禁组织集体有偿补课

  北京石景山银河小学语文陈老师告诉记者,小学生假期作业通常有3套基本习题,这个数量对于学生并不多。但各科老师一般都会根据本科课程进度布置额外的作业,有些还会给学生推荐配合课外辅导班的教材,这样一来学生的“总工作量”就会很大。

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是全社会普遍关心但一直未能解决的问题,为此,教育部曾多次发文强调,在暑假期间,要将图书馆、文艺场馆尽量向学生开放,地方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要组织开展活动,丰富少年儿童的暑期生活。禁止组织集体补课、有偿补课的行为;要加强督导检查,对违规补课的行为要及时查处。坚决纠正各种随意侵占学生休息时间的做法,切实把课内外过重的课业负担减下来,依法保障学生的休息权利。

  陈余新是南京市金陵中学实验小学的学生,今年他的作业中多了一项“暑假生活课程行动”,虽然只有薄薄12页纸,但每一个章节都包含了阅读、练字、探亲访友、综合实践等内容。他说:“作业看起来很轻松,但做起来很费劲,暑假作业在开学前一天才完成。”

北京市教委也出台八条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举措,要求严格执行国家和北京市的课程计划,严格控制的学生的在校学习时间,严格控制作业量,严格禁止违规补课。根据这八项规定,小学1-2年纪不能留家庭作业,同时严禁中小学在职教师提供有偿补课。这八项举措也被业界人士称为最严减负令。

  陈余新的家长告诉记者,这些内容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也许并不困难,但是对于一个才9岁的孩子,出门实践又要拿电脑,又要拿相机确实有难度。素质教育的创新我们表示欢迎,但要求小孩子“一口吃个大胖子”的确不现实。

今年6月,河北省出台规定,坚决制止和纠正一些地方和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不规范办学行为,节假日违规集体补课等行为一经查实,涉案校长将一律被免职。山东省也发文,明确要重点规范课程开设和高中选课走班、学生作息时间、学生课业负担、收费、有偿家教和体罚学生等行为。

  补课压力大 疲于“赶场”

日前,河南省教育厅同样发出通知,将重点治理教育乱收费,老师如果“课堂内容课外补”,并收取补课费,可能被处分或者解聘,并规定,幼儿园不能以开办实验班、课后培训班为名乱收费。

  8月28日的北京市某高中一间教室里,30多名学生正在预习高三数学,嗡嗡旋转的电扇不敌闷热的天气,个别学生昏昏欲睡。文科学生王恒告诉记者:“这是暑期学校补课的最后一天,同学们虽然疲于‘应对’,但不敢懈怠,有时候真想体验‘退休’是什么感觉。”

  禁令缘何成为一纸空文?

  眼下各地的暑期培训班已成常态。强化班、冲刺班等随处可见。很多中小学生前脚从学校门出来,后脚又踏进了补习班的门,暑期培训班课程成了一些学生的必修课。

虽然教育部门对于公办学校假期集体或有偿补课是严令禁止的,但仍有许多学校顶风补课,各地培训机构也依然招生火爆。分析称,禁令成为一纸空文,探究其深层原因,无不与当前中高考教育制度密切相关。

  北京市东城区一名高中英语老师坦言,暑期比上班还忙。工作7年的她每年都在外面的补习班带课,平均每个假期教二十来个学生。而她在学校所带的班级几乎一半的孩子暑期“开过小灶”。

“还不是因为教育部门用升学率考核学校的缘故,学校放假后还给学生补课也是迫不得已。”一位中学校长告诉记者,“迫于高考压力,现在很多高中学校都是用两年时间完成三年的高中课程,高三一学年全部用来复习,备战高考。”有学者指出,整个社会评价一所学校,升学率成了唯一标准,而现有招生考试制度,是以考试成绩作为标准的,所以补课就成了提高考试成绩的良方。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小学生补课普遍集中在语文、数学、英语和奥数上,而奥数是最令学生“头疼”的一道坎。一些地方的重点初中用奥数成绩作为招生标准的一项,部分学生甚至为此同时上两三个补习班,这种单是为了升学而学习的现象较为普遍。

除此之外,学校违规补课很大程度上也是迫于家长的“压力”。一位高一学生家长告诉记者,“看着孩子学习那么累也心疼,但高考直接关系到孩子的未来,而补课就是加倍努力的一种渠道。如果让孩子尽情享受假期,今后成绩下滑,考不上名牌大学,谁替他们负责?”另有家长表示,现在父母都送孩子去补习班,自己的孩子也必须去,这样才能不输在起跑线上。

  除了“传统”意义上的课程补习,一些地方还出现了新的补课内容,比如越来越多的中学生参加了体育集训班,为来年的中考体育测试备战。在杭州,根据相关规定,中考体育考试有三次机会,学生可以在跳远、跳绳等项目中自主选择,按最高分录取。与文化课相比,从体育上提高成绩似乎成了一条升学捷径。

业界分析称,假期给孩子补课,既与中国重视子女教育的儒家传统文化有关,也和社会就业压力大、社会用人制度仍十分注重学历等现实因素有关。一位人力资源顾问直截了当地说,公司招聘更看重第一学历,“应聘者第一学历为重点院校,实际上就是看重应聘者的高考成绩。” 有些单位招聘启事中也明确指出,“本科非985、211高校,不予考虑”。

  杭州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我们的初衷是为了让学生提高身体素质,减轻应试压力,结果事与愿违。体育成了应试教育的一部分,最后成了学生的新负担。”

  改变学生暑假“无假”现状 教育制度变革是关键

  学生“减负”不能流于空谈

有学者指出,中高考制度不变,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要想真正减轻学生的负担,关键之举,还在于为高考“松绑”。正是由于应试教育的体制,使得分数决定一切。学生只能通过不断地做题,将知识机械地印到脑子里,来为中考[微博]和高考取得一个好的分数做准备。教育体制不改,只是空喊减负,结果只能是书包越来越沉,学生越来越累。

  暑期本是孩子放松娱乐、丰富课外知识的时间,而长期以来的升学压力让暑期偏离了本身含义。一个辛苦学期的结束却意味着另一段辛苦学习的开始,不少孩子身心俱疲。

太阳集团,一项调查显示,孩子心理负担90%来自家庭问题,9%来自学校,只有1%来自学生本人。所以,“减负”如果得不到家长的支持,那只是空谈,只有家长、学校和社会三方全面配合,学生才能得到真正的“解放”。

  令人费解的是,“减负”年年提,“增负”年年有。许多地方明令禁止中小学组织学生集体补课,但实际情况大相径庭,特别是那些面临“小升初”和“中考”的学生。

目前,大多家长眼睛只盯着孩子能不能考上好大学,能不能上名校。对此,有关学者表示,家长首先应该理性,不要随意盲从于其他人。教育主管部门首先要做的,就是促进教育资源均衡,缩小学校间教育水平差距。

  究其原因,大概有家长对孩子“金榜题名、仕途高升”的愿望,有孩子们对竞争社会“适者生存”的无奈,最根本的还是“唯考分论”的因素。采访中一位老师直言不讳:“现行以考试衡量学生的制度不改变,‘减负’就是一句空谈。”

另有学者指出,面对这样一个被各种补习班“灌满”的暑假,学生要想提高成绩,最关键是要把握好课堂听课时间。中小学生放暑假,不妨先出去旅游散散心,再进行补习班的学习。(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姓名为化名)(马婷婷)

  应试教育催生了“唯考分论”,在这种考试制度下,一些家长对于孩子自身的全面发展很难兼顾。一位初三学生的家长傅先生说:“孩子本可在擅长的领域有所发展,但分数至上的评价标准在主导着他们。更让人担心的是,孩子们逐渐习惯了这种紧张的、不间断的学习生活。”

  近日实施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将通过“改革考试评价制度和学校考核办法”等方式为学生“减负”。对于升学压力导致学生课业负担加重的原因,教育规划纲要提出改革措施:各种等级考试和竞赛成绩不得作为义务教育阶段入学与升学的依据。

  对此,熊丙奇教授指出,要切实减轻应试教育造成的学生负担,不但要从体制上扭转目前“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局面,还要推行对学生的综合、动态的多元评价体系。素质教育不是一句空话,“减负”不能仅仅是一个“愿景”。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本文由太阳集团发布于中小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中小学生暑期课业负担问题追踪,暑假成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